放弃版权垄断,也许是“爱优腾”走出亏损的第一步
来源:未知 点击: 发布时间:2022-03-25 10:20
html模版放弃版权垄断,也许是“爱优腾”走出亏损的第一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螺旋实验室,作者丨船长,编辑丨坚果

新春伊始,关于长短视频平台的版权之争又再起波澜。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在短视频平台上出现了电影《长津湖》大段的电影切片,有的甚至长达半小时,播放量高达数十万次。

随后抖音官方回应称,所谓侵权内容,实际是《长津湖》制片方博纳影业与抖音官方宣传合作的一部分,并且没有30分钟,只有不到6分钟。

而从此前博纳影业官方微博发布的信息来看,抖音的说法也能得到印证,而且制片方似乎也比较满意与抖音的合作,还专门制做了宣传海报。

既然制片方都十分认可,那媒体为何又会突然之间热炒短视频平台侵权的新闻呢,这背后,原因可能还得归结到爱优腾三家长视频平台上。

01 越亏越要烧钱的困境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2022年元旦,《长津湖》正式在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家平台同步首播。而抛开这三家,其他平台并无《长津湖》的播放权限。

虽然外界并未公开爱优腾具体拿下《长津湖》版权花费了多少钱,但依照《长津湖》上映时的火爆场景,这注定不会是一笔便宜的交易。

作为排名中国影视票房第一位的电影,《长津湖》影片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已经毋庸置疑,院线放映结束之后,登陆长视频平台就是顺势之举,这也早已被爱优腾三家看在眼里。

但并非所有的影视作品都能像《长津湖》一样“雨露均沾”,更多的电影、电视剧以及综艺节目都只能委身一家平台,这也就造就了长视频平台特有的“独播”现象。

但这种投入显然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需要大量的资金作为投入,尽管爱优腾三家长视频平台都背靠大树,但对于这种长期花钱买版权的行为也早已是捉襟见肘。

根据《经济日报》报道的数据显示,国内长视频头部平台“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在十年间已经烧光1000多亿元人民币。

而爱奇艺全年公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也显示,在营业成本为70,世爵官网.28亿元的情况下,其中内容成本却高达53亿元,其中花出去的内容成本,最多的就是被用于电视剧采购,其次是网剧和节目的制作。

而这些版权剧的价格究竟有多高,根据爱奇艺创始人龚宇的描述,单集的采购价格就已经要到200万起步,独播剧还要更高,一集要达到600万至800万,如果是一些有顶流明星或者关注度高的影视剧,单集费用甚至能突破1000万元。

花了这么多钱用在内容采购上,就也难怪长视频平台多年来始终无法走出亏钱的泥潭,还是以爱奇艺为例,2018、2019、2020年就分别依次巨亏91亿元、103亿元、70亿元。

但即便是亏钱,长视频平台依然不会放过对于每一部可能成为爆款的影片的追逐,其道理也很简单,在三足鼎立的长视频赛道上,此消彼长是最肉眼可见的竞争态势,这是一场豪赌,你不买,其他两家就会买。输赢另论,垄断为强。

平台买剧不一定会押中爆款,而不买就一定会错失爆款,到时候平台除了大腿拍肿之外,恐怕也再无他法。随之而去的,可能还会有用户的流失和广告商的出走。

02 独家版权,蜜糖还是砒霜?

不可否认的是,独播剧集在很大一部分上能够为长视频平台带来流量的增长和平台用户活跃度的提升,所以尽管要付出动辄就是天价的版权费用,但平台依然愿意为之买单。

由此甚至还衍生出了一些具有长视频平台特色的骚操作,比如备受吐槽的超前点播,实际上也是仗着有版权垄断才能带来的底气。

但并不是所有的独播剧集都能够赢得观众的青睐,这也就意味着平台的巨额投入也会有跑空的时候。

比较经典的例子是2016年的《如懿传》,当时腾讯视频笃定其会成为第二个《甄?传》,于是豪掷13亿从优酷手中抢走了《如懿传》的独播权,但从后来的市场反响来看,《如懿传》并未能复制前作的辉煌。

虽然反响平平,但真金白银却已经花了出去,是赚是亏,恐怕也只有视频平台自己知道。

而更为让人担忧的是,三家长视频平台在对于版权剧的追逐上,似乎已经开始了内卷,彼此之间相互竞争,最终抬高了价格,但并未真正将市场群体做大。

而如何判定剧集是否有成为爆款的潜力,评判的标准似乎也并不新颖,无非还是看中了主演中是否有流量明星,能否自带话题效应等。

在这种内卷式竞争的大环境下,独家版权成为了平日争夺的重点,大量的内容成本被投入到了剧集采购当中,其他方面的投入就势必会相应减少。

这其中让人倍感惋惜的是,是平台自制剧曾经的短暂辉煌,比如爱奇艺的奇悬疑剧场系列和迷雾剧场系列,都曾取得过不错的口碑,但如今也逐渐式微,这或许也和成本压缩有着有一定的关系。

毕竟近些年来随着短视频平台的火热,长视频平台赖以生存的广告收入已经被吃掉了部分份额,收入没有大幅增长的情况下,还要把大部分收入拿出来用作剧集采购,真正能够用来做内容的预算其实并不算多。

但纵观世界上的长视频平台,能够取得长期成功的还都是在自制内容上不断深耕,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奈飞,无论是曾经的《纸牌屋》还是去年的《鱿鱼游戏》,无不彰显着奈飞精良的内容制作能力,也让奈飞在全球范围内都收获了大量的忠实用户。

国内也有值得借鉴的例子,那就是芒果TV,作为国内首个盈利的长视频平台,芒果的自制综艺在国内都始终保持着较高水准,尤其在后期制作和创新能力上都有不俗表现。

03 长视频还得算长远账

一面是迟迟不见尽头的亏损,一面又是愈发内卷的竞争,这或许就不难解释,长视频平台为何要在版权问题上与短视频平台锱铢必较。

尤其从去年开始,长视频平台对于短视频影视侵权的指责更是屡见报端,这也让拥有大量影视解说创作者及二创内容的抖音、快手、B站成为了被围攻的重点。

爱奇艺创始人龚宇甚至还公开表示,所谓二创内容是把未经授权的内容和自己的内容结合起来的“软盗版”。

但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影视解说还是二创内容,都是一种较为创新的内容创作形式,不该被一棍子打死,尤其是对于制作发行方来说,也比较认可二创和影视解说能够带来的宣传效果,毕竟在短视频平台庞大的流量下,能够为影视作品本身带去更多的关注度。

比如这次的《长津湖》,以及去年腾讯曾状告抖音侵权的《扫黑风暴》,细究之下都能发现,片方已经提前和抖音官方约定了官方合作。

这种思路其实也应该被长视频平台所借鉴,如何利用短视频平台的流量为自制内容导流,或许是未来一段时间值得尝试的新方向,虽然同属于视频平台,但短视频平台对于UGC内容的涌现和消费群体的聚集显然有着更强的优势,能够为内容本身带去更多的关注和讨论。

而更为重要的是,长视频平台过去执着于独家版权,寄希望于当红明星,本质上也是看中的粉丝经济和流量效应,而现在借助短视频平台,能够摆脱依赖明星粉丝效应的囚徒困境。

另外从市场层面来看,长视频平台坐拥众多剧集版权,是否构成内容垄断也存在争议,毕竟去年在音频领域曾有过先例,腾讯音乐已经主动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

如今虽然长视频平台领域还是三家齐头并进的状态,但未来有哪家杀出重围一家独大,那么到时候手上的独家版权或许又会成为烫手的山芋。

过去大家烧钱,都是为了能够在抢夺完充分的市场份额后,再通过扩张或者并购成为行业的绝对霸主,但如今在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想要再通过资源垄断进行商业化变现,可能并不是件好生意。

归根结底,作为内容平台,做好内容还是应该放在第一位。长视频平台靠资本烧钱把控版权进而换取流量的时代还能存在多久,这并不好说,但可以预见的是,内容制作能力会成为未来长视频平台新的竞争重点。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